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国比特币矿工

时间是 2021 年 5 月 25 日,王力穿着厚厚的医务防护服,在国际航班候机楼内,全副武装等待起飞。

毕竟海外疫情尚未稳定,诺大的国际候机楼此时显得空荡荡,没人会在这个时间出国,除非必要情况,比如王力的情况。

作为国内著名矿机商比特大陆的工作人员,王力并没有预料到,有一天自己会「千里走单骑」,独自奔赴异国他乡,只为寻找一片适合驻扎新矿场的土地。

坐在候机大厅中,他脑中想了很多,又理不出什么头绪,只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关机 16 小时」。

这一切要追溯回几天前,一个平凡的周五晚上。

5 月 21 日晚 10 点,国务院金融委宣布, 将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这是国务院层级第一次明确要打击虚拟货币挖矿。

消息一出,币圈哗然。

如果说之前「内蒙古关停比特币矿场」可以认为是地方行为,「四川消纳园停电」可以解释为保生活生产用电,当下比特币矿工们真的只能放弃侥幸心理,提前找到解决方案,静待靴子落地。

这也意味着,国内的比特币矿工们不再只是在四川、内蒙、新疆等地来回迁徙的候鸟,他们要重新唱起流浪者之歌,在全球寻找属于自己的「吉普赛」矿场。

「流浪」或许是镌刻在中国比特币挖矿产业里的「初始基因」。

在具有天然资源优势的中国,以云贵川地区丰富的水电、新疆、内蒙地区丰富的火电而被比特币矿工们青睐。

如同候鸟每年南北迁徙,择水而居。比特币矿工也追逐着最便宜的「电」,每年旱雨两季往返于新疆、内蒙、四川等地,穿梭于西南西北的崇山峻岭之间,寻找着水流最湍急的河流上的水电站,以及荒漠戈壁里的火电站和风力发电站。

时间是 2021 年 5 月 25 日,王力穿着厚厚的医务防护服,在国际航班候机楼内,全副武装等待起飞。

微博相关评论

其中丰水期,也被认为是矿工的「淘金期」。丰水期一般是在雨季或春季气温持续升高的时期。这时河中水量丰富,延续时间长,丰沛的水力带来更多、更便宜的电力。对矿工来说,这意味着更低的成本,更高的利润。

知乎网友「矿场主任」谈到丰水期时表示,很多矿工都喜欢这个季节,希望能少花点电费让自己的利润更大。今年的丰水期是 5 月 25 号开始,此前已经有矿工陆续把自己的机器运到四川提前选地址了。

然而随着比特币挖矿污染环境的辩论不断展开、ESG(Environment Social and Governance)运动的普及,以及中国南方地区电力紧缺,国家监管层对挖矿的态度也发生改变。

今年
2 月以来,内蒙古就开始清退虚拟货币挖矿,要求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矿场在 2021 年 4
月底前全部退出,并且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5 月 25
日,内蒙古发改委再次发布《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根据八类对象分别提出不同的打击惩戒策略。

在水电充沛的四川,此前为了解决「弃水弃电」问题,建设了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多个虚拟货币挖矿企业入驻其中。据奇妙资本创始人薄荷透露,目前四川消纳园已经断电,可能要等政策明朗后才能恢复。

在今年丰水期即将来临之际,许多矿工被迫停工。

当矿机停止运转,这种变化直接体现在算力上。

据 F2Pool 网站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两周中,BTC 全网算力从最高接近 213EH/s,最低已经降到 125EH/s,下降 41%。

时间是 2021 年 5 月 25 日,王力穿着厚厚的医务防护服,在国际航班候机楼内,全副武装等待起飞。

BTC 全网算力趋势

如果看目前各大矿池的数据,算力下降的趋势也一直在持续。据 BTC.com 网站数据,排名前五的大矿池算力基本都呈下降趋势,唯一例外的是排名 11 位的莱比特(BTC.TOP)矿池,在 5 月 27 日仍保持着 29% 的算力增长。

时间是 2021 年 5 月 25 日,王力穿着厚厚的医务防护服,在国际航班候机楼内,全副武装等待起飞。

5 月 27 日矿池算力变化

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对律动表示,他们的矿场主要坐落在新疆和四川,内蒙古目前没有矿场,所以内蒙古清退政策对他们几乎没有影响。

谈到四川消纳园区断电的情况,江卓尔认为主要原因是四川今年降水较少,用电紧张。「但是我们新的机型基本都在新疆,四川只有蚂蚁 S9、阿瓦隆 A8 等老旧的机型,且大部分刚从仓库拿出来,还没有开机,所以影响也不大。」

国内算力下降的另一面,是国外矿池算力不断增加。

目前国内算力可能只占全球总算力的 50%。相反,美国算力占比上升至约 12%。

要知道,此前在全球比特币挖矿网络中,中国算力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剑桥大学新兴金融中心(CCAF)数据显示,中国挖矿算力占到全球总算力的 65.08%。随后依次为美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和伊朗。

时间是 2021 年 5 月 25 日,王力穿着厚厚的医务防护服,在国际航班候机楼内,全副武装等待起飞。

2020 年 4 月中国算力在世界占比

这意味着,比特币的算力版图正在发生变化。在中国算力不断下降时,合规的发展与资金的流入让北美算力增长迅猛,灰度旗下的 Foundry USA 矿池的排名从此前的十名开外迅速进入全球第八。

算力的流向,代表了大矿工的选择。

「目前国内有自有矿机的大矿场主,等待政策落地的同时,基本都在寻求出海机会。」比特小鹿集团矿场业务负责人王文广告诉律动,这支目前国内最大的挖矿服务团队,已经感知到了大矿工们的情绪。

「目前挖矿收益还比较可观,所以他们目前的状态就是一边挖,一边等政策,一边寻求出国。」王文广说。

据律动多方核实,目前比特大陆、比特小鹿、必挖(莱比特矿池旗下的挖矿服务)等国内矿企均已开启出国计划。

接近比特大陆的业内人士告诉律动,比特大陆「分家」前,国内矿场主要划归詹克团(比特大陆董事长),国外矿场归吴忌寒(比特小鹿董事长)。因此目前比特大陆的矿场主要分布在国内新疆、内蒙、四川等地。

国务院政策出台后,比特大陆要求矿机销售出海寻找矿场,解决国内问题。「目前这批销售已经前往北美、中东、中亚等地,全副武装,打完疫苗,什么时候能回来也不清楚。」该人士说。

此外,江卓尔也对律动表示,后续新增算力,他会考虑在北美等地,不会在国内大规模增加算力和矿场了。目前他旗下的矿场已经计划了北美出海行动。

出海路在何方?目前主要有北美和中东两个大方向。

王文广告诉律动,在以美国、加拿大为代表的北美地区,当地政策相对稳定,法制相对健全,已有很多大型矿企驻扎在当地,但北美地区矿场综合成本过高,美国还对中国电子产品征收 25% 的关税。

另一个相对便宜的选择是哈萨克斯坦。该地区拥有丰富的能源资源,距离中国更近,人力和建造成本也更低,关税也远远低于美国。但是法治化程度不高,经商环境有待改善,并且跟中国一样,政策是最大的风险。

薄荷也告诉律动,在北美地区,相比美国,加拿大建立矿场的优势可能更大些。加拿大的矿场主要集中在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安大略省具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且加拿大只有 5% 的关税。

当前,选择出国的人往往分两种类型。

一类是直接出国搭建矿场。王文广向律动透露,由于当地高昂的设备和人力成本,在北美建矿场的成本大概是国内的六到十倍。在哈萨克斯坦较便宜的环境下,搭建矿场的综合成本大致与国内持平。

另一类是运送矿机出国托管。但是将大批矿机运送出国,根本不是件容易事。

薄荷告诉律动,矿机出海的成本包括关税、矿机运费、运维成本、人工费用和时间成本。举例来说,在加拿大重新建一个矿场最快需要半年,而在国内只需半个月。

目前,中国矿机出国按照一般电子商品出口流程即可,但是矿机回国的大门却已经关上。王文广透露,目前中国为防止电子垃圾流入国内,不接受二手电子商品入关,矿机出去后再想回国,就非常困难。

此外,挖矿作为全球较新兴的产业,「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像中国一样成熟的供应链和基础建设,国外矿场的维修和配件也会比较麻烦」,薄荷说。

「纵然国外挖矿环境不如中国成熟,出海已成趋势。国内算力会不断下降,国外算力不断上升,这种趋势是不可逆的。」王文广说。

薄荷则表示,当前出海属于政策变动下的无奈之举,如果有条件,中国仍然是挖矿行业的首选。

当矿企和大矿工们顶着困难,纷纷出国寻找新家园时,高昂的出海成本让托管矿场和小矿工们望而却步。

留在国内的人选择并不多。

有的矿场主选择在国内进一步迁徙,将矿场搬到新疆、云南等其他低成本地区,观望政策细则。老吉就是其中之一。在矿圈经营多年的他,作风稳健低调,自认已经见过风风雨雨,却也被这次的政策变动弄懵了。

「这次的情况完全超出了预期。内蒙古政策出台时,我并不担心,因为我的矿场都在四川,用的水电。但是这次看起来要玩大的了,如果水电挖矿也一刀切,矿工就很难。」

茫然之中,老吉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观望。

「我们的机器都是实体资产,前期投入上千万,哪能随随便便就解散,国外情况又不了解,现在只能趁着还有电继续挖,等政策落地再说。」聊到后路,老吉颇为无奈。

也有人选择离开挖矿行业,将矿机转手出售。在 5 月 21 日国务院政策发布前,律动发现,已经有矿工通过地方政府的态度嗅到了行业剧变的味道,在朋友圈出售矿场。

时间是 2021 年 5 月 25 日,王力穿着厚厚的医务防护服,在国际航班候机楼内,全副武装等待起飞。

矿场的变动,也影响着矿机的价格。某位矿圈资深人士告诉律动,之前国内矿机商大都是「二道贩子」,随着大量矿场主搬迁、变卖矿机,大概在从 5 月中旬开始,矿机行情开始降温,二手矿机也开始降价。

然而,对于国内小矿工的生存,江卓尔仍持比较乐观的态度。

他认为,现在国内的存量矿机如果有条件,还可以继续挖矿。今后政策落地,最坏情况就是国内所有矿场全部关停,矿机就会流入中小矿工,甚至家庭矿工手中。

「在 2014 年、2015 年曾大规模出现过家庭矿工,就是找个仓库运行几十台机器,或者家里放几台矿机,每个月可以增加几千元上万元的收入,肯定有人继续挖的。」江卓尔说。

对国内矿工来说,另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靴子什么时间会落地?政策究竟会不会一刀切?

薄荷认为,政策要求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主要受影响的是云算力、变相集资、非法集资挖矿的产品和平台,云算力平台可能面临全面清退,各种提供社会化信息的服务平台也会面临整改。

「目前中国四川、云南的比特币矿场主要为清洁能源矿场,用弃水来生产电,符合我国碳中和政策的要求,挖矿的过程不产生任何的废水废气,非常环保。」她说。

薄荷呼吁,适度地打击过热现象是有必要的,但政策一刀切反而不利于监管,很多产业链就跑到了水下,反而加大了监管的难度。

就在本文即将结稿之际,律动朋友圈里有网友透露新消息,「听说大矿工被叫去开会调研了,政策还没有一刀切。云贵川的消纳电,矿工们最坏的打算是挖完丰水期。」消息可信性不明,却代表着矿工们殷切的期盼。

今天上午,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召开虚拟货币挖矿小范围调研座谈会。作为清洁能源挖矿的重要省份,四川的监管细则基本预告了国内整体的监管态度。

十字路口前的中国比特币矿工该何去何从,他们的流浪何时可以停止,答案或可揭晓。

本文中 王力、老吉均为化名。(区块律动)

原创文章,作者:btcbtc,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yg.org/38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