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风暴来袭 比特币拐点凸现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短短1个多月,价格从6.3万美元的高点直接腰斩,尽管有所反弹,年内收益缩窄至约30%,2020年暴涨近5倍的比特币怎么了?

自去年以来,比特币价格大跃进有三个主推因素:一是流动性泛滥;二是美国华尔街机构开始介入数字货币市场;三是资产证券化程度变高,比特币出现了自去年年底牛市以来的最大跌幅。中美监管机构介入,投资机构转向的信号似乎说明,这轮比特币大牛市或已面临拐点。

中美监管风暴来袭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金融领域重点工作。在坚决防控金融风险的问题上,金融委提出,要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这条涉及比特币的“打击挖矿”和“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的表述,成为了最新一轮比特币价格下跌的导火索。我国整体对比特币持限制态度,主要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一是许多年轻人参与投机活动,加上利用杠杆,可能会造成金融风险扩散。同时,作为一种缺乏管控的工具,比特币还有可能导致资本管控国家的资金外流。众所周知,比特币挖矿需要耗费大量电力,我国这次出手打击挖矿,还被认为是为了迎合碳中和、碳达峰的环保目标。

在中国政府表态数天前,美国官员承诺将对利用比特币包括逃税等非法活动采取严厉措施。美国财政部表示,要求超过1万美元的数字货币交易向美国国税局报告。这一表态在市场引起震动:美国政府机构介入表明,他们想堵住利用比特币进行非法活动的漏洞。

过往大跌 多由监管而起

监管因素诱发的大跌,是比特币价格波动中的常态。

2013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指出比特币不是货币,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通知一出,比特币出现了史上最大的一次暴跌:90天内,比特币价格暴跌约9成。

2017年,币圈兴起首次公开募币,各种加密货币首次面向普通投资者发行。在这种狂热下,加密货币创始人可以直接向市场投资者出售自己的产品,相当于在币圈引入了一级市场,引起了一波狂热投机。

当年9月,央行联合七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当年12月,ICO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认定为非法证券发行遭到取缔,比特币从当年高点短短数月内腰斩。

近日一篇研究报告指出,因为便宜的电力以及相关硬件设备发达,我国比特币挖矿活动占全球的75%。中国作为全球比特币挖矿量最多的国家,此次国家打击挖矿行为,将彻底改造全球比特币供应链。有币圈人士感慨,2017年比特币交易去中国化,2021年比特币挖矿去中国化,这将对比特币全球采矿业造成深远影响。

机构投资者转向

今年是比特币获机构支持的大年,但现在有讯号表示,这些机构已经提前在逐步调整并减轻仓位。

今年1月,贝莱德为其400亿美元的战略固收机会基金和270亿美元的全球配置基金增添了比特币期货的投资选项。今年4月,摩根士丹利更新了至少17只共同基金的投资范围,允许投资者通过期货或基金形式投资于比特币。

正当比特币成为基金投资的新潮流时,摩根大通依据芝商所比特币期货持仓量计算,机构已经开始从比特币转向。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机构明显青睐比特币多过黄金;但现在这一趋势发生逆转,不少机构开始清仓手头期货。

报告称,比特币的流动状况继续恶化,表明机构投资者在持续收缩敞口。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比特币期货市场经历了自去年10月比特币开始上涨以来最陡峭、持续时间最长的卖出。目前,全球所有上市交易的比特币基金的资金流在逐步恶化,近四周的资金流入首次出现负值;与此同时,现金转而流向黄金ETF,扭转了去年四季度以来的格局。

摩根大通认为,机构投资者正在逃离比特币,他们可能认为目前的比特币价格相对于黄金太高,因此做了逆向操作,即开始卖出比特币,买入黄金。

比特币路在何方?

如果从《比特币白皮书》角度出发,比特币以及所附带的区块链技术是为了设计出一种适合作为新货币的工具,只有形成全球普遍共识,才能奠定其交换基础,形成所谓”数字黄金”。

抛开投机的角度,从根本上来说,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甚至是无政府化的、与法币相背离的一种商品,它的最大特点是相对于可以超发的法币,其总发行量恒定。但从现在其实际提供的价值,只是在黑产或灰产中扮演了一种不可或缺的媒介,投资大师芒格近日表态,比特币是令人恶心且违背了人类文明利益的产品。

有机构认为,比特币的投资风潮没有国家信用背书,不过是人们的观念赋予的价值,而影响观念因素太多,这决定了其价值基础非常薄弱。德意志银行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将近期的比特币比喻成一种潮流,而最近的暴跌就是退潮前的最后阶段。这份报告指出,就像时尚可能突然过时一样。德意志银行从目前的证据推断,数字货币也很有可能快速过时。

也有一些机构认为比特币未来或许还有价值,随着越来越多国家认可比特币,加强监管或是其出路。根据Coin Dance的统计,在全球257个经济体中,超半数经济体认定比特币合法,而一些国家加强限制,多数属管控资本的无奈之举。

中泰证券宏观分析师陈兴指出,比特币在部分程度上能够作为信用货币的替代品,居民对其配置需求上升,甚至形成了替代本国货币的趋势。为了防止对于本国货币的削弱,这些国家无奈之下出台对于比特币的限制措施。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工具,在国际市场交易中已初具规模,虽然我国仍为限制态度,但海外措施值得借鉴。

本文源自中国基金报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站长做处理。发布者:kun,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yg.org/24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