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神与新王:DeFi如何让金融业向下一形态跃迁

货币产生于人们对于价值的共识,金融则建立在这种共识基础之上。过去2000年间,金融从无到有,又在过去200年里快速发展,以至于身浸其中的我们天然认为以银行和各种中介机构为流通、交换节点的体系是金融的本来面目。

当DeFi来临的时候,金融却是以另一种形式展现在人们面前。财富更加私有不可撼动,借贷和交易无时无处都可以进行,当你觉得马克思讲的“一种旧的、落后的生产关系阻碍生产力的发展时,终究要为新的、先进的生产关系所代替”比较书面时,那么身在这个时代的你我,将会有幸见证新时代的黎明。

01、旧时代的起源

“美国众神”告诉我们,众神诞生于凡人的思潮。当公元前600年,现代意义上最早的货币被小亚细亚的先民们创造出来的时候,没有人会意识到在2600年后的今天,金融之神会如此影响着我们的社会和生活的方方面面。

神明的出现依赖于人们的信仰,并指导人们的现实生活,然而人们的共识不是一成不变的,如同西方的罗马神系取代希腊神系,东方中国的昊天玉皇上帝取代原始的东皇太一,13世纪最早的交子出现也演变成当今的汇兑体系。

不能否认的是,汇兑存取这种现代金融体系在取代旧日物物交换、以货易货的金融系统时,对全球价值流通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进入21世纪以来,数字化渗透到社会的每个毛细血管内层。20世纪的金融之神新建的神殿基石(1950的信用卡, 1967年的ATM, 1983年电话银行和1994年的网络银行)还像最初那样履行着人们的对祂的信仰嘛?更公平,更及时,更有效率。

显而易见,当前金融体系尽管运用了各种技术试图把自己变得更加时髦和看上去有效,然而骨子里,我们仍然需要取得银行准入才能享受到金融服务,为汇兑付出高昂的成本,依赖那些以信息不对称为食粮的高等掮客。

这150年来,我们的金融生态结构和维多利亚时期没有本质不同,还停滞在工业时代。

02、旧神的衰落

让我们看看,当前的金融体系,存在着哪些落后于数字化浪潮的弊病:

单一垄断

在金融体系里,银行和券商的数量貌似很多。但从服务内容和产品属性来看,银行和银行之间没有什么明显不同,这些托拉斯们控制着借款人的利率和费用,市场并不存在着竞争差异,允许借款人和存款人按实际需求来决定借款和存款价格。

旧神的神谕是金融经济的命脉,不可轻授权以普通人,否则影响社会稳定,活脱脱像极了中世纪黑暗时期的僧侣们以“神权天授”为名,垄断“知识教育”,自身却浪掷千金、尽享奢华,而农民则省吃俭用、锱铢必较。

你真的觉得高楼大厦,衣冠楚楚,觥筹往来是这些精英们靠对金融的理解得来的?不,他们靠的是每个底层民众对金融的无知和无能为力。

例如,国内某投资者大举建仓的某大银行,它所具有的竞争力,是那些极便宜沉淀在个人储蓄账户上没有收益的活期存款,储蓄者知道自己受到了巨大损失嘛?

强制性的服务门槛

没有什么比人为设置服务门槛更让人对金融的嫌贫爱富印象深刻。

所有的借和贷必须要拥有对应的银行账户,哪怕你已经拥有了很多个账户。去交易所交易证券也必须要在对应的券商开户,据说是为了保护没有投资能力的投资者的安全。

金融家们无视世界上还有17亿人没有任何账户,由于他们的信息落后,贫穷便不得享有金融服务。或是当用户体量小,需求不大时,便可以客户资质不佳的名义只能提供给他们高额成本的借贷或者交易服务。

当人们要求在获取服务方面得到平等对待时,风险控制便是金融体制内最佳的理由。然而真的没有办法去为每个人提供平等的金融服务嘛?

低效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得益于互联网革命,SWIFT能让资金遍布全球流转,各国的交易所们每个工作日兢兢业业地为交易者们提供5-8小时的交易服务,这在10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金融家们自然为自身的效率和反应感到自豪。

可是从欧洲汇款去南美洲,没有至少两天以上的时间,钱是落不了地的,手续费高达5-7%,如果是小额汇款,估计钱都不够支付手续费。

还有民众们习以为常的日间股票交易,在工作时间之外就不能交易了吗?双休日和节假日休市是因为安全还是考虑到交易所人员休息的需要?价值发现只能在工作日里完成嘛?

缺乏协同合作

中世纪的欧洲,封建领主通过各种手段征收变化无常的高税收,商人走一条桥两头都要交税,只是因为桥两头属于两个不同的领主。

我们的金融体系现在无疑类似于封建割据时代,群众们把自己的资产从一个机构(国家)转向另一个机构(国家)将会面临很高的成本,每家机构都将客户的资产视为自身的资产,客户的数据被认为是机构的私有财富。

在A金融机构里的领地里,客户自身通过劳动创造出来的财富是不能得到B金融机构的许可,因此也无法在B领地里使用的,哪怕A和B是在同一个国家,就在隔壁街区互相相邻。

不透明

现有的金融体系,对普通用户非常不透明,用户很少能知道他们银行的状况,所交易目标的数据也被大交易机构有意操纵滥用。

前者表现在当某些银行因激进的发展被接管后,宣布破产的时候,举世哗然;后者表现为GME股票的空仓仓位超过流通总量的150%,引爆了轰轰烈烈的WSB带领散户逼空的起义运动。

金融家们常用风险等级分层和维护金融秩序稳定,来解释针对不同客户群体投放不同信息的策略,似乎金融的权力是天然存在马太效应的。

但这种不平等不透明实质只是金融旧有秩序的产物,金融本身赋予每个人的权力是相同的,正如知识一样。
03、新神的崛起

气势恢宏的瓦格纳歌剧“尼伯龙根之歌”讲述古老尼伯龙根的神话,凡人自身可以像英雄齐格菲一样获得自省和救赎,最终将代表诸神的沃尔哈拉神殿点燃,诸神不能脱离人性而存在,他们不是全能的、所向无敌的,其本身也会面临灭亡的命运。

互联网洪流之中,旧秩序的金融家们也在渐进改良缺陷,以适应新数字化浪潮的历史进程。例如现在力推的Fintech技术,试图用科技的力量来降低自身的运营成本,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

没错,他们的出发点并不是帮助客户实现效益最大化,而是自身利润的最大化。“你觉得我们会花巨资投资一个电子系统来大量降低我们利润来源,革我们自己的命?”–任何问出这样问题的都会被金融家们嗤之以鼻。

《资本论》里早就写好了:

生产关系的变革不取决于它自身改良,而是来自于生产力的进步。

一个叫做DeFi的新事物出现在了地平线上。

DeFi的全名是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是去中心化托管的开源金融协议,以及无需准入的金融产品。

它把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放入了区块链上,由不可篡改的程序(智能合约)而不是物理的组织或机构来服务所有金融需求。受益于互联网络规模带来的成本和边际效益,100元和1亿元的金融业务对于全自动化的程序来说没有任何区别,从而给用户提供了最低的成本和最大的价值。

DeFi信徒们认为,旧有的金融体系都能用一系列程序描述,替代。实际上,也确实如此,那些看起来很复杂的各种金融服务,都只不过是一种有限状态图灵机,都能被程序所模拟。

在这种逻辑基础上,用户不再面对机构或者组织,成本缩减和价值提升效应随着网络化的铺开而呈指数级增长。DeFi各类可定制、可组合的产品自动化,全天无需人工参与,将会对传统金融生态市场产生虹吸,新时代的曙光已经出现。

代码即服务

在DeFi的世界里,用户的所有财产在完全自己可控的私有数字钱包里,不归任何一家机构所有,财产所有权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

DeFi提供的借贷、交易和保险等等金融功能,是一个面向所有人的开源代码平台,提供的是使用资产的规则,而不会触碰用户财产本身。用户和市场根据即时呈现的供需数据,自由选择自己想要的价格和数量,收益最大化的工具将从全网寻找能帮助用户获得最高收益的资产,而这一切,都是部署在网络节点上的各种功能不同的代码。

触手可及

DeFi提供基本功能的账户是钱包地址,钱包地址则是用户自主在网络上发起,网络实时分配受数学算法保护且只对应用户个人的唯一代码。用户无需去金融机构申请,无需任何身份或资产金额准入即可拥有钱包。

只要接入网络,拥有钱包的用户即可获得自己想要的金融服务,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这意味着真正赋予个人接入金融自由。

全球即达,永不休眠

相比于现在横隔在不同国家(机构)机制之间冗长复杂的汇兑机制,DeFi依托于区块链底层跨区域的共识机制,可以在几分钟内完成资金的清算汇划和交割,交易成本极其低廉。受益于7X24小时价值网络全球永不停止地交换价格信息,用户可以随时随地交易私有的资产,而不用因任何一家机构或者交易中心休息陷入漫长的等待。

货币乐高

DeFi又有一个称呼叫做货币乐高。因为开源的金融协议,它是可以任意组合金融服务。

任何人都可以将这些不同的模块组合,在原有的生态当中拼接成一个新的 DeFi产品。各模块之间相互搭配,能根据用户的需要实时生成符合实际需求的金融服务产品。

围绕着这些乐高中心的,是客户的私人财产-钱包地址,换句话讲,客户的私人财产可以在任意需要的金融产品上,自由随心地买入、持有和卖出,A产品和B产品在客户的授权下共同接受和处理全网唯一的数据-用户的私人财产。

高度透明开放

DeFi的系统是开放的,一方面其基础智能合约代码是开源的,可供人们查询监督。另一方面,基于DeFi的交易,除了交易各方的私有信息被加密外,其交易数据对所有人公开,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公开的接口查询区块链数据和开发相关应用,而在其系统产生的所有交易记录和交易行为也均是可查可溯的。因此DeFi整个系统高度透明开放。
04、世界的未来

热力学第二定律,也叫熵增定律,说封闭系统的熵是一直增加的。也就是说,宇宙中无效的能量一直在增加,如果不增加外部的有效能量,能量就无法做功,最终系统就会熵死,世间万物都是如此。

一个企业,如果不能持续创新和进步,很快就会被淘汰。一种制度,如果始终只是封闭于自利,而不是增加社会的总量效益,也会最终走向灭亡。

旧有金融的弊病已经存在太久,导致旧神信徒们认为世界开天辟地以来都是世界以地球为中心,所以当哥白尼推出日心说时,旧有信仰体系便产生了极大的裂痕,当达尔文写出进化论时,上帝再也无法创造人类。

人们为什么不能去寻找金融摩擦成本最小的方向,为何要接受旧世界不对等权利和义务?如果说之前还未能看见新生神明的伟力,那么当新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之后,世界便有了黎明,新世界的大门便打开了。

原创文章,作者:btcbtc,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yg.org/21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