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所有投资者都明白,全球流动性拐点终将到来;但何时落地,却看法各异。

具体来看,A 股对后市全球流动性的看法更加谨慎。

本周二,两市继续调整,Wind 24 个二级行业多数下跌,沪深两市主力资金全天净流出 413.78 亿元。其中创业板主力资金净流出 103.96 亿元,沪深 300 主力资金净流出 188.81 亿元。

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北向资金全天成交额 1095.03 亿元,成交净卖出 51.53 亿元。

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市场对流动性拐点的认知差异,争论根源在于高通胀是不是暂时的。

// 通胀是不是暂时的? //

美国银行 6 月调查显示,72% 的人认为通胀是暂时的,这是美股市场的主流看法。

美国劳工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经季节性调整后,5 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 5%,创 2008 年 8 月以来最大同比增幅。这样爆炸性的数据公布后,美股选择无视!

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支持这种观点的人称,因为到 6 月底,21 个州 (占劳动力市场的 27%) 将选择不接受延长失业救济。到 9 月 5 日,所有 50 个州的失业救济将全部结束;而且全球疫苗接种率显著提升,供应端将得到改善。另外,美国的 5 月的就业数据实在太糟糕,预计美联储不会在就业数据如此低迷的情况下进行 Taper 和加息。

另外,上周举行议息会议的欧央行在通胀水平达到 2% 的前提下,仍然保持极度鸽派的立场,表示在 2022 年下半年之前不会进行 Taper,给了市场极大的鼓舞。

不过,近期一些市场主流人士开始表达不同的观点。

摩根大通 Jamie Dimon 最近在采访中表示,通胀很可能不是暂时的,该行已经囤积约 500 亿美元的现金,以备投资高利率时代。

摩根士丹利 CEO James Gorman 也在近期的采访中表示,美联储可能被迫更早采取行动,而不是市场之前预期的更晚。

美银美林对通胀的观点似乎更能代表市场的大多数:即等待更多的数据确认,在就业和薪资数据落地之前,就按通胀是暂时的逻辑交易。

美国银行首席投资官 Michael Hartnett 表示,如果 7 月 /8 月的非农报告显示就业增加,平均时薪下降,金发姑娘 (Goldilocks),即高增长和低通胀同时并存的状态将继续存在。但如果就业增加,且平均时薪增加,那么通胀将不是暂时的。

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 “不要和美联储作对” //

“不要跟美联储作对(Don’t fight the Fed)”是华尔街最近半个世纪以来奉行的交易铁律。

那么,美联储现在也认为通胀是暂时的吗?

中金公司认为,另个信号显示,美联储对通胀是暂时这种看法没有那么笃定。

首先,根据明尼阿波利斯联储基于通胀衍生品的测算,市场对未来五年的平均通胀预期,即未来五年的 CPI 增速中枢,从今年初的 2.1% 一路上涨至 5 月初的 3.0%,近期回落至 2.6%。作为比对,过去五年 CPI 增速的中枢(2015 年-2019 年,除去疫情时期)仅为 1.6%,足足上升了 100 个基点。市场对未来五年通胀中枢超过 3% 的概率也从年初的 15% 上行至近期的 40% 左右,而中枢低于 1% 的概率则下降至 0 附近。在美联储平均通胀目标制(AIT)框架下,通胀倾向于呈现“倒 U”型。假设 AIT 操作周期是 5 年(即盯住 5 年移动平均),那么 5 年中枢 2.6% 意味着接下来两三年的中枢将显著高于 2.6%。这个数字无论是 3.0%、还是 3.5%,从无套利定价角度看,都表明市场预期通胀将具有持续性,或者至少不是美联储坚称的那样“短暂”。

其次,基于 DKW 模型,可以把盈亏平衡通胀率(breakeven rate)分解为市场的通胀预期和通胀风险溢价两部分,后者代表了市场对通胀不确定性所要求的额外补偿。一般来说,盈亏平衡通胀率走高,有可能是市场预期驱动,也可能是通胀风险溢价驱动。过去一年盈亏平衡通胀率的 V 型反弹主要由通胀风险溢价驱动,而该风险溢价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这意味着,在货币配合财政的大背景和美联储 AIT 新框架下,市场对通胀高企的担忧与日俱增,对通胀风险也相应要求更多额外补偿。

该机构认为,全球流动性预计在 8 月边际收紧,随后美联储也将更有可能开始谈论 Taper 事宜。

而光大证券则认为,美联储会在 6 月议息会议上释放 Taper 信号,四季度开始着手 Taper。

// 如何在 A 股穿越周期? //

东方证券研报称,虽然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通胀水平继续上行,但欧洲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变,中国货币政策在预期之内,中期仍支持权益类市场继续上行。

中金公司研报称,三季度或仍是增长好而政策未退出阶段,四季度因增长高点回落叠加政策退出,变数也会增加。进一步由美国变化辐射全球其他市场和资产。因为年底美联储减量导致流动性增量下降,部分基本面落后新兴市场或更多承压。

银河证券表示,从泰勒规则看美联储“缩表+加息”,缩表条件已经满足,加息或早于市场预期。下半年大概率进入缩减 QE 引导期和加息预期上行期。在货币环境和经济基本面环境都相对稳定的环境下,亦难出现趋势性机会,但中国新经济结构背景下,不乏结构性机会。精选优质“茅”资产,聚焦“技术升级”和“消费升级”,占领“技术”和“市场”,获取高“成长+盈利”,穿越周期!

(Wind 综合自机构策略等)

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Wind 用户在金融终端输 入

GEL(全球企业库)

网罗全球 2 亿企业和 2.7 亿高管

涵盖工商、经营、诉讼、知识产权等百项数据

特有企业全景、竞争情报及图谱平台

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当前最大的预期差:全球流动性拐点何时来?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站长做处理。发布者:btcbtc,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yg.org/170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